当前位置:首页 > 发现之旅 > 详细内容
贵州平塘发现“皇明例赠忠勇校尉”古墓群
作者:杨涌泉  阅读次数:10849  字体大小: 【】 【】【

甲午年春节期间,笔者在贵州省平塘县原克度区清水乡走亲访友时,意外的发现当地有许多明清时期的古墓葬,特别是中里杨氏家族祖墓——杨光豪之墓,规模宏大,棺椁坚固,气度非凡。这些古墓大都分布在拉干寨子附近。拉干寨是一个典型的布依族山寨,依山傍水,风景秀丽。 

拉干布依寨远眺 

墓主人身份地位显赫  

杨光豪之墓所在地“磨树”,在布依语里即是埋葬祖人坟墓的地方,距拉干寨子不到一公里,但见这里四周群山拱卫,碧水穿行,林木葱茏,鸟鸣清幽,整个陵园占地面积大约有300多平方米,园内松柏翠绿,古树参天,不仅有天然的奇峰异石,还有人工雕琢的石桌、石凳、石兽等,尤其是祖墓墓碑,雕梁画栋,气势宏伟,卓尔不群,堪称地方首屈一指。

杨光豪之墓共有三口不同年代的墓碑,最近一口为五通五重檐六银鼓竖应合青石碑,俗称大花碑,是1985年清明节敬立的,距今还不到30年,历史并不太长。然而,就在这口墓碑后面,还有两口老墓碑,一口是望山碑,另一口是三通竖应合碑,前者虽然已经断成三截,但字迹依然清晰可见,而后者则保持完好,且做工精美。其中断成三截的那口望山碑上刻有:“皇明应赠忠勇校尉十一世祖杨公讳光豪老大人之墓。道光十八年戊戌春三月千浣谷旦”等文字,另一口碑上面则刻有:“皇明例赠校尉郎故鼻祖考杨公讳光豪老大人之墓。光绪三年岁次丁丑二月芳晨全族敬立”等字样。从这两口老墓碑的墓志来看,这坐陵墓的主人是一个武官,职位是“忠勇校尉”。

所谓“忠勇校尉”,乃武散官名,金始置,正八品;元升为正七品;明代初授忠靖校尉,正七品,升授忠勇校尉,从六品;清代初授忠靖校尉,升授忠勇校尉,正七品。也就是说,这个官衔在不同朝代级别有所不同,在元代和清代是正七品,相当于现在的县处级;在明代则比县处级高半格,相当于现在的副厅级或副州级;而在金代,则小于正县级。

从时间上看,这两口墓碑分别建于道光十八年(1838年)和光绪三年(1877年),前者距今已有176年之久,后者距今也有137年,虽然二者相距39年,但都是清代所立,这是毫无疑问的。那么,能不能就此断定墓主就是一个清代的正七品武官呢?

非也。虽然这两口墓碑都是清代所立,但我们从“光绪三年岁次丁丑二月芳晨全族敬立”这口墓碑上的铭文来看,足以证实这是一个明代墓葬。该墓志铭中有一段这样写到:“溯吾族世居江南江宁府大石巷人氏,当元末明太祖义举,吾始祖杨公廷春来黔,随龙南征,留守斯土,传至光豪公,即吾等之十一世祖也。克守旧业,于万历年间告终,卜葬于此。今历多是公也,廷春公之后裔,即吾八房人等之鼻祖也”。又云:“道光盛时,合族承先修之于前,至同治九年秋八月,贱匪窜入毁坏,余年辛苦举皆束手无策,至光绪丁丑仲春,众族复思前人余烈,岂使一旦辉煌灭之,率众全族以重修,于是为序”。

从序文中我们不仅知道为什么要重修这口墓碑,同时也知道墓主杨光豪乃明代之人,于万历年间去世,卜葬于此。据当地布依人讲,相传当年光豪公去世时,原先并没有选择埋在这里,而是打算埋在此坟后面敖卡笛山上的一块大石头前,忽一日,雷鸣电闪,风雨交加,山崩地裂,山上的那快大石头滚到了这里,光豪公在九泉之下托梦给后辈,说这里才是他的幽居之地,于是,族中后辈才将他安葬在这里,久而久之,人们就把此地称为“磨树”,每年正月十五和清明节,都会有人来此祭奠。

至于墓主的身份地位,仅就墓碑上的“皇明应赠”和“皇明例赠”行头文字,便足以说明其身份地位。皇明是对明朝的尊称,一般称“大明”。 应赠、例赠,就是循例赠予官爵,指朝廷推恩把官爵授给官员已去世的前辈。按照明清封赠制度,授给本身者为例授,因推恩而授给本人曾祖父母、祖父母、父母及妻之存者为例封,其殁者为例赠。一般来讲,这是明清时期在碑文的格式中会出现的字样,除表现与立碑人关系之外,有时行文的最上端会出现“皇明应赠”、“皇明例赠”、“皇清例赠”、“皇清待赠”、“皇清浩封”的字样,藉以说明墓中人生前的荣耀。

中里杨氏家族鼻祖杨光豪,就是明朝的皇帝循例授予“忠勇校尉”封号的。也就是说,墓主杨光豪的身份是一位明代的从六品武官,其官职用现在的话来讲,就是比县长要大一点,比州长又小一些。

对此,笔者在中里杨氏家族一本古老的家谱中得到佐证,据该家谱记载,这支杨氏家族的始祖杨公廷春,世居江南江宁府(今南京市)大石巷,元至正年间试中武举,于“元顺帝至正十六年岁次丙申,恭迎大明圣主义举,春公进义,从龙武军,开拓西南,苦历十有余年,纪功授忠勇校尉。及至大明洪武五年,岁次壬子,公又从征南总军(正总军邓愈,副总军周德兴、吴良),征剿黔疆苗蛮(即乌头羊嘴也),既平之后,三帅奏报于朝,又命我祖开辟此边境,于大明洪武六年(癸丑岁正月初一元旦),冒雪开辟此罗多一带(即三里古地名也。与广西连界,古时此境系苗瑶仡佬所居,梗顽不化。自我祖奉上命开辟至此,悉悦服归顺矣。)安抚清平,捷报于上,遂改此地,称为克度。施沐皇恩嘉奖功绩,赐赏飞龙飞虎旗执及金鼓以为纪念,俾世代可用”。传到“十一世祖杨光豪,万历元年承职,授忠勇校尉。万历三十六年戊申秋九月戍日,光豪公寿终于敖卡笛山上,卜葬于其山下”。

墓葬断代分明,且有碑文及家谱进一步佐证。毋庸置疑,中里杨氏家族鼻祖杨光豪,是一位明代的从六品武官,这是非常肯定的,虽然比不上王侯将相,但官职也不小了。而这座墓,是一做明代墓。

此外,笔者在拉干寨杨先勇家旁边,还发现了三座清乾隆年间的墓葬,其墓碑上均刻有“皇清待赠”字样,可见墓主曾是清皇朝循律待封之人。另外,在距拉干寨不到一华里的播荡寨旁,还有一座清嘉庆五年的墓,墓碑上刻有“皇清待赠上寿显考杨公讳国瑞之墓”字样。上寿,即最高的年寿。晋代嵇康 《养生论》云:“上寿百二十,古今所同,过此以往,莫非妖妄者”。由此说来,这个墓主杨国瑞,生前还是一位活到120岁的老寿星呢!

杨先勇告诉笔者:这几所坟里埋的都是光豪公的后辈,是我们拉干、播荡、平腊这几寨的老祖坟,按我们中里字辈推算,国瑞公应当是光豪公的第六世孙。也就是说,这是一个家族墓葬群。

在不到一平方公里的范围内,竟然有那么多的明清古墓葬,这在黔南实属罕见,即便是在整个贵州省,也是为数不多的。特别是“皇明例赠忠勇校尉”墓,可以说是绝无仅有。以笔者有限的知识来看,基本可以认定这与屯军文化及土司文化有关,因为就在这座陵墓周边不到5公里范围内,就有10多个军事古屯堡,此外,还有土司署衙遗址,这不仅对研究明朝延续下来的贵州屯堡历史文化有着积极的意义,而且,它还填补黔南屯堡历史文化研究的空白。

墓主的身份地位有据可考,墓碑上的“皇明应赠”、“皇明例赠”、“皇清待赠”均可证明墓主的身份。中里杨氏家族在历史上的地位,特别是他们传承下来的墓葬文化符号,值得研究与学习,其墓葬理应得到后人的敬仰和保护。平塘中里克度杨氏家族墓葬群的发现,是开发平塘旅游不可多得的宝贵文物,旅游的核心是文化,希望有关部门组织专家、学者进行研究,确立其文化价值,并作为重点文物保护单位加以保护,以期达到永续利用之目的。

 

1 2 3 4  下一页
来源:中国县域旅游网
我要评论
  • 匿名发表
  • [添加到收藏夹]
  • 发表评论:(匿名发表无需登录,已登录用户可直接发表。) 登录状态:未登录
最新评论
所有评论[0]
    暂无已审核评论!
 
关于我们 | 免责条款 │ 后台管理 | 法律顾问 | 联系我们 | 回到首页
 
中国县域旅游网   中国县域旅游第一门户   中国县域旅游联盟   大道自然(北京)文化发展中心   版权所有
 
建议使用IE8以上版本浏览器浏览   中华人民共和国工业与信息化部   京ICP备13026977号